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疏影横斜—梅园小居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童年往事<2>  

2013-05-28 11:10: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___广东茂名,在那一切都疯狂的年代,家家户户都在忙着捐出铜壶铁锅,就连铜盆铜勺也都拿了出来去炼什么钢铁,而我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就忙着一到饭点就拿上家里的盆盆罐罐的往大食堂跑,抢着给家里每个人打上一份饭,不管好吃不好吃,就觉着大锅饭特香;后来孩子们都能上托儿所了,不管好坏吧,一幢小平房门前用篱笆一圈就成了托儿所。那时哥哥已进了小学,只有我和三岁的妹妹被妈妈送进了托儿所,托妹妹的福,每到吃饭的时候她就会哭闹着要找姐姐,小班的阿姨没办法只好把她送到我这来,一到我这她又闹着要回家,我只好带着她从篱笆下的小水沟里爬出来,偷偷的溜回家,可想而知在那家家户户都吃食堂的年代,我这一回家就只有饿肚子的份了(^○^)......
我特别怀念小时候跟着爷爷去自留地砍甜柑的日子。那时虽然住在城市,但家家户户都会在附近的荒地上种点什么,我把他称作我家的菜地。爷爷会在菜地里种上各种各样的菜蔬,而我们几个小孩最关心的是菜地里的甜柑,有点象现在的甘蔗,又有点象甜玉米杆是绿色的,吃起来甜甜的水水的。每次忙完爷爷就会砍上几根,我和哥哥每人扛上一根,就像个胜利归来的小英雄一样,跟在爷爷后面乐顚乐颠的跑回家;
在之后的困难时期,也从小磨炼了我苦中寻乐积极向上坚韧不拔的性格。为了解决煮饭的燃料问题,我和哥哥每个星期天都会早早地起来,到附近的几个有锅炉的食堂、老虎灶(开水房)去捡煤渣。有时为了捡到更多的煤渣,我们会和其他小伙伴们争抢煤渣,后来又摸索出先扒拉煤堆各自为营,再在属于自己的煤堆上捡拾胜利果实(煤渣),那份得意劲不亚于打了胜仗的将军;为了帮父亲和爷爷节约抽烟的开支,我还和哥哥一起去拾过烟头,这也是一段很开心的记忆。为此,我们跑遍了远远近近所有的电影院、溜冰场和露天电影场,每到周末溜冰场上还会有大型的交谊舞会,我们会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的一边拾着烟头,一边看着各种各样的电影,欣赏着溜冰者和跳舞者各种各样的优美舞姿,有时还会品头论足的评论一番,真是乐在其中啊。
在那段日子里,每个月父母亲还会为了节省一笔开支,花上半天时间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拉回一架子车工厂废弃的煤灰回来,我们就会和爷爷一起拎水挖土活煤堆。我和哥哥会光着小脚丫跳进煤堆里使劲的来回踩,然后就用小手使劲的把活好的煤搓成小煤球或在地上拍成小煤饼,从来也没觉得累过,也没觉得苦过,反而觉得是童年的一种乐趣。这种乐趣现在的孩子是永远也体会不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